等不及的科幻大作,2010的夏天快快来到吧

我是一切玩结构和玩概念电影的狂热者。
曾经我最讨厌的一句话就是“这部片子只有外壳,没有任何意义”。但现在,我要把这句话,郑重地送给这部火热到烫手的“神作”。
《变形金刚》可以空洞,《阿凡达》可以空洞,那都不影响我两眼放光激动万分地走出电影院,但是诺兰同学,你不可以。
作为一部题材如此讨巧,野心如此巨大的电影,在我看完它从电影院出来的时候,内心却充满了沮丧和失望。在期待中,我本希望它有着《黑客帝国》般的哲学谜团,或是有着《致命魔术》般印象深刻的人物塑造,或者是像《记忆碎片》那样玩玩结构啦,玩玩悬念啦……毕竟他是诺兰不是么?一个几乎每部电影的IMDB评分都在8.3以上的神奇的家伙。
但是这一次,他都没有。除了一再强调“现实和梦境已经混淆了界限”的基本观点,便是一层一层清晰得如同五花肉一样的梦境。为了怕观众难以理解,这些梦境发生的场景更是天上一脚地下一脚。比起这种解剖小动物标本般的叙事方法,我大概更喜欢《致命魔术》和《记忆碎片》。
我知道考据派和举证派们又开始蠢蠢欲动了,每一个道具,每一个细节,每一个背景都会被定格放大,拉出来讨论一番,以作为一方辩驳另一方的有力证据。——他们就喜欢这么干。
我忽然想起前阵子我看完《谜一样的双眼》,正沉浸在其中无法自拔,却忽然看到一篇评论在考据凶手到底是谁,其中便举出了种种自以为是的小细节,以证明真正的凶手其实是另外一个人。类似这样的评论令我瞬间暴跳如雷,如果你看过那片子便会知道,这是一个根本无需多说的话题,因为那根本就不是一部悬疑片!
是不是悬念把我们都弄疯了?还是说,只有在不断猜测悬念的时候才能让我们显得更聪明,更高明,更煞有介事?
对了,我想起去年一部韦家辉的电影叫《再生号》,排除掉一些演员之类的瑕疵,结构玩得我很是喜欢。只是不知道在豆瓣为何一顿臭骂。

自从看了蝙蝠侠暗夜骑士之后,整年就没看过一部打动我的片子,要不就是导演剧情埋得太深,看到一半我都没有任何兴趣,要不就是打打闹闹鸡零狗碎的电影,把我骗进电影院只是看看明星,跟朋友聊聊天而已。

1.IMAX和胶片有个鸟区别啊!虽然心理上因为第一次有花50块看了部高清的而似乎感觉被慰安了。
2.确实不用怎么带智商去看,影片的暗示神马的没有诺兰以前的作品多(或许是我没看出来)。
3.结尾基本被我猜出来了。如果一路把诺兰的几部重要的片子纵向地看下来,只要把《following》的环形叙事(算吧?)以及几乎他大部分片子的“I
wanna play a trick in the very
end”这种精神稍作回忆,这种把戏看破还是挺简单的。诺兰的推理和悬疑比较近似希区柯克而不是一些日本本格派,像福尔摩斯的哲理:“只要把所有不可能的可能性去掉,剩下的那个就必然是真理,无论它多么荒谬。”(懒得找原话,大概是这么个意思。但是这种推理思路让我在《致命魔术》里被他戏耍了。)关键就是要想到可能性。
4.回来扫了几篇影评,还见到有人说几层梦境是求导与微分的关系,我整个人瞬间就考研了。
5.诺兰应该早晚会成为一个时代的电影代言人了。《记忆碎片》把叙事结构非常纯粹地玩到了一个几乎不可能被颠覆的高度,然后到了《致命魔术》的时候,他又加入了一些商业的、悬疑推理的、科幻的元素,当我开始觉得他商业腔调太浓而内涵不经推敲的时候,他又拍了《黑暗骑士》,反英雄主义的英雄片,把很给力的一段哲学探讨留给观众。然后当我觉得他的拍摄、镜头语言不够给力的时候,《奠基》就横空出世了——场景的构建,手持和定点的自然透顶的结合使用非常大师水准。失重打斗的那场让我非常地想再到电影院看一遍,那场虽然算不上特别革新,但牛逼到哭,注定会成为电影史上的经典。——诺兰每拍一部电影,都有非常明显的进步,而今他已经越来越完美了。关键是,他现在才40岁不到,我也不知道他到底会走到一个多高的高峰。
6.有人说:努力去刻意地做文艺片,还不如好好地考虑把文艺与商业结合。这话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像比较早的一种观影的价值观所说:电影只有一种分类——好电影与坏电影。
7.汉斯季默没有想象中那么给力。不过莫老这种级别的人物也就一百年能出一个吧。其实这部片子我期待一直就非常高,但是看完觉得从剧情讲暂时还是《黑暗骑士》更胜一筹。——然则我明知期待过高不好,却还要去期待,是因为诺兰值得我去期待很高。
8.《红辣椒》是可以当成预备片看一下的,但两片利用梦来表达的侧重点还是有区别的。
9.果断准备买弗洛伊德。

但是每次看诺兰的电影,他总能从一开始就抓住我的思路跟视线,稍一个细节没注意就可能错过精彩的推理和情节,丝丝入扣,能够让人一口气把电影看完,而且还会回味无穷。无疑,诺兰能把一个看似平常的故事说的紧张而又深刻,他自己也是电影编剧,能够把故事改编的有自己的味道,他像一个讲很会故事的评书家,娓娓道来,在最后结尾处不经意间让你突然意识到,原来事情是这个样子,原来蝙蝠侠的正义是可以承受警察不能承受的众叛亲离,原来报杀妻之仇的失忆男人是自己杀害了自己的老婆。

该怎么评价这出戏好呢?对比几部诺兰的电影,结构上没有《记忆碎片》的惊艳,剧情没有《致命魔术》的跌宕,人物没有《黑暗骑士》的丰满。虽然一直克制自己不去看豆瓣电影页面的剧透,但还是从诸多的报道中看到了梦境入侵、多重梦境的介绍。随着宣传和口碑的升温,对这部戏的期待也日渐升高,以至于今天下午进入影院看完电影,小小地失望了一把—-不是因为它有什么不好,而是因为一切的好都在预料之中。而诺兰带给人的期待,是超越一个观众所能想象的紧张和剧情回转,如上面提到的三部电影的精彩之处在部电影中不是没有只是太少。最后字幕升起,影院里只剩下我和另外一个胖子在等待传说中的反转结局。等待许久,放映员终于不耐烦地掐掉了结尾,我和那个胖子失望地走出影院。真的是失望啊,不仅仅是对被掐掉的结尾。

就这样,睡觉去~剧透的影评以后有空写写。

简单的说,诺兰的电影大体上分为两种:

必须佩服诺兰把一个新颖的幻想故事编得如此严丝合缝,所有的剧情转接,层层深入,剧情线和男主的心理线的展开,设置悬念和解疑,该做的都做了。但它要呈现的梦境理论的新奇早已经铺天盖地的宣传消解,那么总要有其他的东西来吸引观众。光让观众佩服导演把复杂结构的剧情背景细节编得圆满是远远不够的。比如《记忆碎片》的解疑过程,让观众参与进剧情的发展,比如《黑暗骑士》中英雄落难所带来的心理落空,进而产生的与人物共进退的代入感,比如《致命魔术》里百转千回的剧情,即使知道结局谁胜谁负,却还是忍不住在每个剧情回转处大叹一声编剧牛逼,这些都是宣传和剧透说不能消解。比之其他的电影,调动观众情绪,让观众去感受人物的情感起伏——这一直是我认为电影最有魅力的地方:把银幕变成一面镜子,从镜子中演绎的故事映射出观众自己的情感种种。但这个诺兰是不喜欢玩的,于是剩下的,就只有一个有预料中的场面,有预料中剧情起伏,有预料中的新鲜内容的故事,我始终坐在漆黑的剧院里,透过几个耸动的人头远远地看着故事的发生。看片的过程就像填补已经知道了答案的字谜,看完之后,就像完成了一场因为作弊而稳赢的赌局—-解字谜过程中充满乐趣的思维活动,赌局中不知道最后一张底牌和输赢的紧张刺激,在这部戏里严重缺失。甚至在看片的过程中的一个小小期待也落空了。诺兰没有把造梦的剧情扩散到普通人身上,让观众最终也陷入自己究竟身处何层梦境的疑惑,这个剧情在剧中只是一带而过。《黑客帝国》的全人类电子梦境的假设如此精彩,是否诺兰觉得别人玩过的东西就不屑再玩了?

第一种就是悬疑和罪案,像记忆碎片,追随和失眠症都是这一类,这是诺兰出道的法宝,剧情和线索的交叉转换让人总是目不暇接

诺兰像方太一样,在银幕里完成了一次圆满的技术秀;而观众留着口水,赞叹着食物的精致和厨师的技艺高超,最终还是没能体味到这道食物本该带来的翻江倒海和美味天成。

第二种就是科幻复仇,蝙蝠侠前传2部,蚁蛉,致命魔术,这是诺兰如何把自己的想象力和现实世界相结合的作品,但是又和一般的科幻片不一样,因为他的科幻只是一种工具,探讨的还是人物的命运,和命运下的选择。

PS一下,我有过三层梦的体验。但是感觉并不是一层套一层,而是并列地一层接着一层:我从最深的梦里醒来,回忆着刚才做的梦,然后又被唤醒,进入了另一个梦中。时间上是|梦一|—-|梦二|—-|梦三|,而不是{梦
[梦 (梦 三) 二]
一}。又或者这并不是三层梦吧。事实上这部戏里虽然梦境套着梦境,当并没有看到故事套故事的奇妙结构,给我的感觉只是一个线性发展的故事。

这次诺兰要拍一部从预告片来看就完全科幻的大片,整个结构就是科幻的,不是某一个细节科幻,或者像蝙蝠侠一样以纽约为原型构想一个城市。这样的科幻片是诺兰没有尝试过的,不过我确定他一定能把这个片子拍好,从预告片来看,肯定是某人能用梦来改变真实的时空和城市,至于其他情节和悬念就要看导演如何给我们一个惊喜了。

再PS一下,虽然我一直对欧美女人无感,但看Allen
Page白面红唇的样子,可真漂亮呀。

诺兰从来没让我们失望过,几乎每一部都堪称经典,要说失望,只有Insomnia让人觉得有点平淡无奇其实也是情有可原,这部电影是他还没在好烂无站稳脚跟的作品,编剧不是他本人,所以情节和结尾才会那么俗套,而看看Inception的编剧,你就知道,去电影院看这部电影,绝对错不了!

(未完待续,等看完之后再来写完这篇影评)

Copyright @ 2015-2019 永利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