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人畏惧现实,谁将在梦中将自己迷失(非技术分析,无剧透)

   如果梦境比现实美好太多,你会不会 愿意一直留在梦境里?

有时候,会思考一些奇怪的事情,例如,我现在所处的世界会不会是自己的一个梦境?这个念头在我初中的一个梦境之后,更加频繁地被想到。
那是一个毫无特色的梦,我从床上醒来,阳光很好,夏风从纱窗的间隙涌入,撩起白纱帘,纱帘轻微翻滚,像是沙滩边白色的浪裙。我揉着眼睛坐起来,去学校上课,放学回家,作业太多,留了一点早上写,就睡下了。当我真正醒了,我一直觉得自己经历了一个阳光灿烂的早晨,但事实是这是一个梦,我的记忆里多出了一天,无比真实而又不存在的一天。

【题记:其实早就看完《盗梦空间》,但没有在第一时间写些什么,不是不愿,而是不知道该对此表达什么,所以,又一次意识流】

和COCO小姐一起去看《盗梦空间》,没有想象的那么复杂,关于技术的问题,我们只是出来以后简单的交换了几个情节,其他的到是很好理解。看电影的过程中,COCO小姐问我,你说如果咱俩坐在电影院里是场梦,醒来以后发现自己在家呢怎么办,我说那到不可怕,怕的就是醒来以后发现自己还在XX公司的办公室里呢,面对着同样的领导和一堆没干完的活,那才崩溃呢,两个人心领神会的笑。看到李奥纳多和老婆造就的梦中的世界的时候,我就和COCO小姐说,你说这俩人审美是不是有点问题,太缺乏想象力了,也不整点啥花花草草的,清一色是灰土土的高楼大厦,这和现实有啥区别。出来的时候,COCO小姐问我,如果让你设计一个梦境,然后只有你和你心爱的人永远生活在其中,你愿意吗?我想了想说算了吧。她说我也是。

  剧中反复出现的一句话是
你在等一列火车,火车会带你去很远的地方,你不能确定最终带你去向何方,但那不重要,因为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什么是梦境?什么是真实?大多时候,我们能很轻易地判断出来,因为大多数的梦是荒诞的,起码是可以寻找到有违常理的痕迹的。但当我们的梦无比接近现实,或者她本来就是我们记忆的投影,我们要用什么判断她是不是真实?或许,我们可以通过询问和自己一起经历过的人,但当那个人也做了同一个梦境的时候,我们怎么判断?当两个人拥有一个共同的记忆,我们就认为她是真实,生活中,这很实用,毕竟,我们不大可能与人心意相通到做了同一个梦境。

电影很好看,出乎我意料的打动我,我不是技术控,所以即使是当初看《骇客帝国》,也是感觉心中淡淡,并没有像很多人那么激动,这次却是久久都沉浸在其中,许是因为拯救世界于我这样的普通的小女人,终究是一件遥远的事。相比之下,反倒是在梦境与现实之间的穿梭,更让人感同身受。所以当莱奥纳多最后醒来的那一刻,我看着他,仿佛看到了从梦中醒来的自己,那种感觉复杂到难以言述,但我知道你和我一样明白。我也曾在梦中见过洪水滔天,山崩地裂;我也曾在梦中飞翔,飞过紫禁城的上空,飞过森林和湖泊,赤脚降落在大地上,在梦中闻到过青草的味道;我也曾在梦中哭着醒来,枕头被泪水打湿;我也也曾在梦中被人追赶,大声的对自己说,这是个梦,醒过来,醒过来,然后就真的醒了过来;也曾在梦中见到久别不见的父亲,拉着他的手,两个人一起走,我也曾在那里终于找到我那如风的少年,在梦中以为自己将永远和他在一起,醒来后坐在撒满阳光的屋子里黯然神伤。在那一刻,我曾无比痛恨自己为什么要醒过来,为什么不能把梦一直一直做下去。那时候我年纪小,还没有经历过太多的冷酷的现实。然而今天,在面对过这么多的痛苦,失落,迷失之后。我坐在电影院里看一群人做梦。相比于电影里那险象环生,荡气回肠的梦境来说,我最喜欢的,却偏偏是里奥那多在飞机里醒来的那一刻,除了安静,耳边只有飞机的轰鸣声,阳光灿烂的机舱,男人脸上的表情,梦中数十载,人间只是弹指一挥间,所有的波澜壮阔,只存在于我们的心中,很多人的未来,却将由此改变的那一刻。我想,如果我手中有一个遥控器的话,我并不想重回那梦中,我只想重温这短短的几秒钟,那永恒的一瞬间。

   8点45的场次
影厅坐了一半的人。英语原声中文字幕。我居然一遍就看懂了。李奥纳多也老了哈,还记得泰坦尼克的时代,他那么年轻的说。

但是,《盗梦空间》里,这一点对于考博与妻子无用,他们共同创造了梦的国度,他们是那个世界的King和Queen,用真实的记忆来创造将带来可怕的后果,幸福甜蜜的他们当时都没意识到——他们的梦与现实的界限正在模糊。
当考博意识到并准备放弃这虚假的幻境的时候,她的妻子玛尔已经深陷其中,玛尔曾经可以回头,但是她将自己回到现实的陀螺封锁了,梦境里的长相厮守,50多年的细心构建,她的世界颠倒了。
为了带妻子一起回到现实,考博,一位顶尖的盗梦者,一位深爱妻子的丈夫,一位思念儿女的父亲,他将对世界真实性的怀疑植入了妻子的记忆深处,小小的意念像种子一样生根发芽,最终侵占了玛尔的意志,考博成功将妻子带回现实,但他所植入的意念并没有留在梦境里,而是无法抑制的像病毒一样的感染了玛尔。玛尔怀疑自己的世界,认定自己在梦里,她不相信无法一直转动的陀螺,她认定自己的丈夫沉溺于梦境,于是,她决定拯救自己的丈夫。

看《盗梦空间》的前3分钟,心中只有一个感慨,李奥纳多真的老了……原本英俊的脸上满是沧桑……忽然想起一句话,从来英雄如美人……原来岁月真的是残忍了……

所有的一切,都因为这短短的几秒钟才有意义,假如不能从梦中醒来,没有现实的冰冷和残酷,梦境也无所谓令人向往,假如没有地球的引力,终究不能降落大地,飞翔也变成了无根的漂泊于太空,无所谓美好。我爱这电影中的每一个人,并非因为他们是伟大的造梦者,而是因为他们都是那么坚定而勇敢,清楚的知道自己是谁,从不忘记自己是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爱他们每一个人,是因为他们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一个美梦,但他们不会躲到自己的梦里,我喜欢列奥纳多,是因为他始终记得,他是一个父亲,他不能畏惧痛苦,躲进自己的梦里,他要让孩子们真实的握着他的手,看到他的脸。即便是费舍先生,他一生中也许都在做梦,不知道自己是谁,而这一次,他不是沉迷于梦中,而是在他梦的最深处醒来。我看到他若有所思的表情,内心感慨万千。电影的英文名叫Inception,而不是什么《盗梦空间》,Inception在英文里,是开端和开始的意思。我想电影的制造者之所以取这个名字,也许有他自己的意味。我们做梦,不是因为害怕,所以要把自己丢失到梦中,我们做梦,是为了找到从我们出生开始,就一直在我们心中的那个问题的答案——“我是谁”,与其说它一直在我们的梦中,还不如说,它一直在我们的心里。

   这部片子我是全神贯注的紧盯着看完的。因为之前某人和我说,很多人说一遍看不懂。我最喜欢的角色居然是那个女筑梦师。她比所有人都先洞悉李奥纳多的潜意识是个对大家无比危险的存在,即使知道危险就等在前面,依然义无反顾的和大家去到梦境世界里,她构筑的迷宫的精巧性,和她的聪慧,帅气的女孩,yeah!

一份通篇谎言的律师信,一间被刻意布置成打斗现场的蜜月套房,毅然决然的一跳,可惜,这次,她没有醒来,她的丈夫也没有追随她。考博绝望的“耶稣啊!”画下了他们厮守的句号。

也许在很多影迷眼中,李奥纳多不是老了,而是长大了。当年说着“you jump i
jump ”的大男孩已经能够扛起责任,不会再任性地you jump i jump 了……

做一个梦想家,但永远不会怯懦的躲进自己臆造的梦境中去,永远勇敢的面对这冰冷而残酷的现实,敢于问自己——“我是谁?”,这才是我心中了不起的人,也是我想要的生活。看完盗梦空间,有朋友曾经问我,如果你想构架一个梦,你会选择梦到什么,我说,我也许会想再见我父亲一面,我很想念他。但是,如果我见到我的父亲,他会和我说什么呢?我知道,他会说,别怕,有我在。就像他活着的时候就常常会说的那样。我还想见一见我曾经在梦中深爱过的少年,不过这一次,当我醒来的时候,我不会再觉得失望,因为每每想到他们,想到我在梦中做过的那些美好事,我就觉得这生活还是很美好的,谁说他们不存在?我知道他们一直在,在我的心里,我的梦里,我的身体里,从来没有离去过。除此以外,我别无所求,如果此生是一个梦,就让我睡到自然醒,所有的现实我都接受,爱梦想,也不拒绝现实。

   李奥纳多一直走不出对妻子去世的阴影,他一直盼望着回家,回到孩子们的身旁,在梦境世界里留住和妻子的种种记忆,一个情种的典型代表。故事的结局,那个一直没有停止旋转的陀螺,他也是看见的吧,可是,他终于看见了孩子们的脸,所以即使知道并没有回到现实世界里,他还是迎着孩子们去了,可以这样理解的吧?

“你记得你向我求婚的念头从哪里来的吗?你说你梦到我们一起白头到老。”
史上最残酷的距离是什么?不只是咫尺天涯,不只是你眼里永远是别人的风景,更是我将银发换青丝,你却不再老去。你带着希望永远停留在了最美的时光,我受着亲眼看你离去,无法挽回的痛彻心扉苟活残生。
明明知道她只是个意念的投影,却不肯伤她分毫,她屡次破坏我的计划,我却无法对她下手。她带着你的皮囊对我拔枪相向,她用你的嗓音和我诉说我们曾经的约定,她用你的眼睛控诉我违背了誓言。但她不是你,我的妻子,在那个夜晚,永远地离开了我的你,我再也找不到的你。当我化为尘土,你计划施加在我身上的莫须有的罪责,甚至隔绝了我与你躺于同一块墓碑之下的机会。即使这样,我仍旧爱你,我爱你,我日日夜夜地思念你,我纵容她在梦境里肆意妄为,当我看着她,满眼都是你的身影,玛尔,我的妻子。
我要回到孩子身边,失去你以后,再失去孩子,我实在无法找到活在这孤独的现实中的理由。

当李奥纳多从梦中醒来之后,他向四周望去,曾经在梦中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伙伴都在,大家心照不宣眼神,这比梦还美好的一刻,你永远无法在梦中体会得到。让我不由得想起了列侬的那句歌词:

   印度的神话故事里,有这样一个是说,大神梵天是以婴儿的形象存在的,他甜甜睡着,我们的世界只是他的一个梦,如果梵天醒了,世界就会消失。如果梦境比现实美好太多,你会不会
愿意一直留在梦境里?还是,我们生活的世界,原本就是一个梦?

考博为了能够回到孩子身边,策划了一场危险的梦中梦的计划,三重梦境层层相叠,加上最后潜意识边缘,四层梦境,环环相扣,一丝一毫的闪失都会带来致命的后果。但对孩子的思念压制了一切。
有人说孤注一掷的人往往会成功,考博足够绝望,却没有这份运气。
他究竟有没有回到现实?他究竟有没有陷入梦境?这问题见仁见智,我的情感上倾向于他回到了现实,但是就理性而言,我认为他没有。
当然,认为考博回到了现实并非毫无根据。时间原因,在此先按下不表。
考博仍在梦境的理由如下:
当妻子死去了以后,考博拥有的不只是对妻子的愧疚,还有对回到儿女身边强烈的渴求。所以,如果最后是梦境,考博很难发现。
潜意识边缘与妻子的对话中,妻子曾经试图叫孩子们抬起头,考博慌忙低下头,没有看。妻子只是考博意念的投影,两个孩子也是,这说明考博在梦境中,是可以看见自己孩子的脸的,只是当初仓皇出逃的记忆太深刻,造成了他的心理障碍。因此,可以看见孩子的脸不能证明是否在梦境里。
考博的岳父在巴黎教书,前面也从未提及岳父会去接机。考博还不确定自己能否任务成功,能否以无罪公民身份进入美国,他也不大可能通知自己的岳父来接机。那么岳父出现在机场未免有些蹊跷。
阿瑟听Ariadne说要留在潜意识边缘寻找佐藤的时候,断言他会陷在里面。如果说,阿瑟缺点是缺乏想象力,那么他的优点就是可靠。他和考博共事那么久,从在第一层梦境的争吵中可以获悉,他也负责情报收集处理工作。共事久意味着对考博的了解之深,可靠说明他不是轻易会下断言的人,负责情报收集代表他心思缜密,这种人,他的判断就很有参考价值。
潜意识边缘一切都可以由意念投影,那么,那个满脸皱纹的老人究竟是真正的佐藤,还只是考博的又一个类似于玛尔的虚假投影?
每个人判断梦境的图腾是不能被别人触碰的,否则会失效。而老人转动了考博的陀螺,从那时开始,陀螺就应该失去了它的图腾意义,所以就算最后一幕,陀螺最终停止了转动,也说明不了任何事情,考博已经失去了判断真实与梦境的图腾。
再有,考博离开家应该有些年数了,孩子们还是当年的身高、发长,玩着当年玩的游戏,这着实有点不合常理。
最重要的是在潜意识的边缘,任何事情都有可能是考博意念的投影,这使得环境、与之擦肩而过或交谈的人都失去了参考价值。
什么是真实?什么是梦境?
什么是梦境?什么是真实?
当陀螺失效的时候,我们用什么来鉴定真实?

人能够做梦,应该是上苍赋予人类最美好的本能……但是,如果连梦都会有人闯入,如果连梦中都不能放下戒备,如果连梦都有人肆无忌惮地闯入,那么,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了呢?是否就像《盗梦空间》一样呢?信仰、意念、情感都会被改变,人为的改变。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

   

这将是多么令人惶恐的事情?!

如今再这句后面,我还想再加一句:

and I will never forget who I am

一直以来都觉得,这个世界上,能有一个人与自己共同做一个梦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如果这个人还是自己深爱的人,如果可以和这个人能够共同生活50年,如果可以和这个人相守白头……这似乎是每个女人心中的梦,但却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运气遇到这个人……

也不是每个人都有那样的机遇,两个人共同做一个梦,50年的梦……集所有的美好于一身的梦……只有两个人的梦……

“你在等一班火车,火车会带你去很远的地方,你知道火车会带你去哪.但你并不确定.不过不重要.
因为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看《盗梦空间》的结尾,不知怎地就想起《喜马拉雅星》了……

《喜马拉雅星》的结尾,一切都只是梵天的一场梦罢了。

就好像现在一样,谁有敢说自己不是生活在一个真实的地方呢?谁又敢说梦中不现实的存在呢?谁又敢说自己不是别人的一场梦呢?

庄生晓梦、晓梦庄生……不就是如此吗?

做梦的时候以为自己醒着,醒着的时候以为自己做梦。

Copyright @ 2015-2019 永利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