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姜文,部部精品,唯有姜文,堪当旗手

《一步之遥》源起上海 比上海更上海

新片目前进展如何?面对红毯主持人发问,姜文幽默地以片名《一步之遥》的含义回答:就差一步了!新片讲什么内容?姜文直截了当:讲上海的故事。红毯上,类似《一步之遥》的剧组不少,同样讲述上海故事的还有林志玲、梁家辉主演的《王牌》,林志玲表示:要演出上海女性的大情怀、大视野以及不同面向。上海导演胡雪桦的《上海王》,从片名一望即知就是上海故事。高希希执导的《露水红颜》在上海拍摄,几个月拍摄下来,男主角、韩国演员Rain已经学会说一些中文。窦骁等主演的《我是女王》正在上海拍摄,吴宇森执导的大片《太平轮》在上海开机完成部分取景电影节红毯是未来一年内院线电影集结的前哨站,从今年电影节开幕红毯的走势来看,即将出现在银幕上的上海故事,异彩纷呈,值得观众期待。

《太阳照常升起》在2007年公映之时,并没有获得足够观众特别是媒体足够的理解,却是姜文寄寓复杂情感的争议之作,以荒诞的手法,张扬、压抑、自觉同存的笔触,最终形成非常奇特环形叙事电影。那杆转移了多个主人的枪,是特殊年代权力、生命和自我的代替物,这部有着特别意象、极度诗意的电影,可以说是“高雅小说”。在充满新疆民歌、阿辽沙喀秋莎、天鹅绒的具象中,姜文讲述他的青春期艺术接收成果,以及张狂的梦想。在“疯”段落中“鸟”被姜文打尽了,房祖名老爸始终没有正面出现,他是一个无名的人,尽管中三枪而死,但不是烈士,房祖名是带着玄虚、过往的前尘往事来到人世间的,而他又在鲜花香草中出生,大概带来屈原的某些喟叹。而房祖名应该是太阳之子,在他出生那一刻,太阳升起来了。太阳、鲜花、鸟、枪,都是性暗示。《太阳照常升起》中有很多女人,周韵、孔维、陈冲,还有许多无名的女人,至少有五个厨娘、五个被摸屁股的女人、一个色情狂般的女人,她们几乎都是一个风格的花痴——丰腴肥满,尤其是屁股和胸,都很伟大,给观众以压力感。甚至连那河水、草甸,都充溢着性感。那是一种男人在饥渴状态下的自我满足式的幻想。

    十多年前冯小刚出书《我把青春献给你》,写到这么一段:
  “有一位导演曾对我说这样一番话,让我出了一身冷汗。他说:电影应该是酒,哪怕只有一口,但它得是酒。你拍得东西是葡萄,很新鲜的葡萄,甚至还挂着霜,但你没有把它酿成酒,开始时是葡萄,到了还是葡萄。另外一些导演明白这个道理,他们知道电影得是酒,但没有酿造的过程。上来就是一口酒,结束时还是一口酒。更可怕的是,这酒既不是葡萄酿造的,也不是粮食酿成的,是化学兑出来的。
  他还说:小刚,你应该把葡萄酿成酒,不能仅仅满足于做一杯又一杯的鲜榨葡萄汁。对我的电影,我听到过很多批评,大多都是围绕着“商业”两个字进行的。但上面这位导演的批评却略过了这些表面的现象,说出了问题的实质。
  这位导演名叫:姜文。”
  
  十多年过去,这十多年是中国电影变化最大的时代,几乎全国所有的导演都曾在“葡萄还是酒”迷失过,唯有姜文一直保持清醒,部部精品,从不辜负自己的独立骑士,到引领时代潮流的电影旗手,并且,姜文的导演作品准确体现了他对于电影“葡萄酿成酒”的标准,所以最优秀的华人导演这一列表中绝对少不了他的位置。也难怪本届上海国际电影节组委会在开幕式上授予姜文“华语电影杰出贡献奖”,以表彰他在电影艺术上的持续创新与成就,“向大师致敬”环节也致敬姜文,举办其导演作品回顾展。
  
  姜文作为演员,在国内首屈一指,演戏三十年,经典角色不胜枚举,自不必多说。然而作为导演,1994年至今执导二十年,仅有五部戏,目前也就只有三部公映,在中国电影盛世的当下绝对是一个特例,量虽少质却精,每每出手不乏关注与话题,倘若用“才华横溢”来赞美他,那都是扯淡的废话,姜文的成功,在于对完美艺术近乎苛刻的追求,不但有个性还要敢于保持个性。
  
  如今年轻点的观众并不十分了解九十年代中期几乎已经走到尽头的中国电影产业,《阳光灿烂的日子》台前幕后的故事,也需要从《诞生》中了解。简单点说,当年电影厂普遍亏损,引进好莱坞大片刚启动就摧枯拉朽的攻占内地市场,香港电影以合拍片形式正在探索内地,而内地不少电影创作者因市场低迷而转战电视剧领域直至今日……1995年《阳光灿烂的日子》以5000万人民币拿下1995年华语片票房冠军,这部可以看做是姜文版本的“致青春”引发的轰动,不仅是因为姜文作为导演的非凡才华,更有姜文对市场和艺术的探索带给电影人的信心,这是“一部从内容到形式都全新的中国电影,它的出现标志着中国电影跨入了一个新的时代。”时至今日当我们再次观看这部影片,仍然会被感动。除了票房的成功,这部电影更是一路连获嘉奖,先后参加第51届意大利威尼斯国际电影节、第33届台湾电影金马奖、第7届新加坡国际电影节等,均有所斩获。美国《时代》周刊1995年度十大佳片评选“国际十大佳片第一名”。
  
  就像姜文电影里说的“步子大了容易扯到蛋”,《阳光灿烂的日子》的成功,不只是内容到形式全新,也有挑战题材禁区的成功,这些令姜文步子迈得更大,于是预算超高、追求极致、创作大胆、磨剑五年的《鬼子来了》来了。《鬼子来了》取材于尤凤伟的小说《生存》,承载一个民族的苦难与压抑,在思想性、哲学性和艺术性上具有独特的视角与格调,姜文根据自己的经历与认识客观深刻的看待日本这个“有优点的敌人”。本片虽不像很多常见影视作品中日本人被中国人惩罚的过瘾,但更能引起观众真正的思考。只不过在操作程序上违反了当时的电影管理条例(真扯淡,说什么价值取向与主题立意上存在争议),不能和观众见面,姜文也遭受了处罚。但看过《鬼子来了》的人都知道,本片在反思历史、主题立意、格调追求、工艺技术等方面均有较大突破,国际荣誉拿到手软,又一次证明了姜文的艺术才华。
  
  2007年的《太阳照常升起》,姜文将怪诞与真实杂糅,使电影显得传奇眩目,畅快淋漓,片中有动人心魄的梦幻色彩、不羁的天才想象力、趣味盎然的猎奇性以及迷局一样神秘难解的剧情。然而《太阳照常升起》的票房成绩并不理想,对片方造成的损失让我们不得不为姜文的导演才华叹息,他以个性视角表达着观众陌生甚至为之敬意和迷惑的思考,经典却不通俗,因此很难让业外的观众解其深意。《太阳》轰动一时,争议遍地,但因票房不理想,姜文此时遭到了种种的质疑和不解,直到《让子弹飞》即将上映,关于《太阳》的票房问题仍然是媒体关注的话题之一。《太阳照常升起》因票房差和看不懂被“交口”批判,我觉得本片必将在未来得到重新评价,如同我们民族的许多事物一样。
  
  三年后姜文卷土重来,吆喝着“站着也要把钱挣了”,而且《让子弹飞》作为商业电影,思想性也罢、艺术手法也罢,其实比艺术作品还要艺术!《让子弹飞》是一部充满了男性荷尔蒙气息的电影,整个儿都带着一股子的超现实主义,姜文以个人视角对人性执着审视,用象征和隐喻碰触心灵,精粹选择与把握人物,独出心裁地叙事,真的像有些人说的:“五千年都在里面了。”该片通过铺天盖地的营销手段助力票房井喷,可以这么说,优秀的作品配上漂亮的宣发,又赶上了好时候,观众口味变重,大批原本晦涩的概念经过大众文化数年洗练产生了通俗表述方式,飘飘忽忽地直入人心。通过本片,导演姜文完成了由艺术向商业的跨越,同时也奠定了在未来中国电影界难以撼动的地位。
  
  时隔四年即将再战贺岁,姜文把冒险的目光投向了民国时期的上海,姜文、葛优、王志文如同《让子弹飞》中张麻子、汤师爷和黄四郎的三雄结构,里面还有周韵、舒淇这样的佳人,文章这样的奸猾之辈。英雄、狗熊、美人,活脱脱乱世佳人的上海滩。姜文的好搭档马珂表示,《一步之遥》不是《让子弹飞》的续集,而是《让子弹飞》的升级。“这次故事背景放到了上海,背景宏大、格局更大、元素也更多更丰富,我们能把当时世界上最来劲的东西,都放到这部电影里来。”他们甚至请到《雨果》的特效团队、百老汇顶级的编舞和舞者、张叔平再次造型指导等,更邀万达加盟助力发行,无论是艺术还是商业上,野心可见一斑。
  
  从最卖座到受争议,从受审查之困到引领新时代,姜文是少数其作品在华语电影世界里能够被称为“作者电影”(不向现实、观众和主流价值观所妥协)的人。“姜文是一个有自己态度且旗帜鲜明的人,有他在,我们才好说本大国电影也不都是行活”这句话,是王朔评价姜文的原话。

在为姜文颁发奖项前,主持人杨澜特别介绍今年对得奖人姜文有特别意义,因为今年是他自中戏毕业以来从影三十年的纪念。在组委会制作的短片中,上影节高度评价了姜文作为演员和导演分别取得的杰出成就,作为演员年少成名,成为华语影坛最受瞩目的演员,作为导演出手谨慎、部部不凡,处女作《阳光灿烂的日子》技惊四座,《让子弹飞》则首次实现中国式大片票房口碑双赢。从影三十年,他坚持自我,从影坛特立独行的骑士,变引领时代潮流的旗手。帘外无花落,心下有余香。姜文,用个性和影像感染了海内外的影迷,用才华和坚持诠释了中国人的电影梦。从骑士到旗手,正是姜文从影三十年的蜕变。

吴宇森和休格兰特向妮可基德曼颁发上海国际电影节杰出贡献奖

再后来,35岁的姜文借《鬼子来了》对自己的生命做一个总结,书写对恐惧、对爱、对死亡的感受。这份感受,由个体辐射开来,漫及整个家国甚至民族,黑色且癫狂,深刻而透彻。此种透彻,终于凝固在马大三那刻的含笑而去,这个人必须死,他终于死得明白,活着的人,无论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还是蝇营狗苟,混吃等死,罢了。建制给了他们残暴、愚蠢、呆滞、颓唐的内因,而个体也往往加以推进庸常的界线。

唯有姜文,部部精品,唯有姜文,堪当旗手
作者:木雕禅师

从特立独行的骑士变引领时代的旗手

6月14日上午,本届上海国际电影节IMAX展映单元启动仪式在和平影都举行。去年电影节首次开辟IMAX展映单元引发热烈反响,本届再次设立IMAX视野展映单元。与上届展映五部商业影片不同,本届展映九部IMAX影片中,除《悲惨世界》、《超级8》、《蝙蝠侠:侠影之谜》、《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等四部商业大片,还包括《海底世界》、《哈勃望远镜》、《南太平洋之旅》、《回归野性》、《狐猴之岛:马达加斯加》等五部科教片,数量和影片类型都超越上届。

某方某地某村的马大三和他所处的村庄,在抗日战争最后一个春节之前,被不明所以的“我”送来一个鬼子和翻译官,并被要求保管完好有空审问,这是个终极意义的囚徒困境。2000年的《鬼子来了》更是一出寓言,“生存”是中国人最本质的生活方式。当中国被阉割、侮辱、上海之时,最普通的中国人有着他们自己的打算盘的方法,那冷峻的暴力、麻木的幽默、一本正经的刻舟求剑、头顶上时刻悬着刀的愚昧,更是对真历史的别一种方式的确认。民族意识的强烈和虚无之处,都在于中国人的良善、势弱和主观主义,名若飘蓬,运似灰土,为了生存,可以有着无穷尽的想象力和执行手段,然而正是这样的生存观最终令无辜者在劫难逃,姜文清楚无比的告诫观众,与虎谋皮的结局便是如此,在自家土地上始终处于客体地位的草民们的自然选择(不能杀人、遵守不平等的契约)和侥幸心态(他们自以为能够掌握主动,希望日本人感念),都是送死的逻辑基因,《鬼子来了》可以说是鲁迅小说在当代电影上的转述。唯一的明白人,只能是疯子,直寻答案搞死日本子是最正确的答案。

在颁奖现场,为姜文颁奖的是已92岁高龄的著名表演艺术家秦怡老师。领奖的过程中,姜文尽显骑士风度,下台搀扶秦怡老师,主动拿过沉重的奖杯随即步步搀扶秦怡老师走下台。值得一提的是,姜文与秦怡老师曾合作过中法合拍电影《花轿泪》,而与秦怡老师相差40岁的姜文,在该片中却是饰演秦怡老师扮演角色的父亲。

饰演《舞台姐妹》的谢芳和曹银娣首先走上电影节开幕红毯

《让子弹飞》故事架构来自老共产党员马识途的《夜谭十记
·盗官记》,在北洋军阀四分五裂的民国初年,在一个叫做鹅城的地方,你做东来我搞西,势成水火不容间发之格局,前革命者现土匪姜文,在混世骗子、知识分子葛优死后,对鹅城望族、恶霸展开攻坚战。剧情最终解决矛盾冲突却很有象征意味,广场上的暴力革命狂欢,令人想起阎连科的《坚硬如水》、柯云路的《黑山堡纲鉴》,简单、粗暴、无程序,不计后果与未来,这也正是民国时代的可爱可恨之处,有着无数可能的未来。姜文的镜头语言不是盖的,节奏明快、台词动人,色彩浓郁、剪辑迅速,充满悬疑又喜感横生,而性暗示与暴力元素强烈,风格化影响效果洋溢着姜文作品的一贯风格。让子弹飞,雄性激素充斥视野。意象独特,充满象征与隐喻,性、女人、酒、革命与暴力,都是姜文的心头好。姜文是铁血爷们儿,在他的主要电影中,性与暴力都是最重要的母题,性与暴力分明就是姜文行走电影江湖的双枪。

本报讯
第17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拉开帷幕,两项大奖在开幕式上颁出,中国导演姜文与好莱坞女星妮可基德曼分获华语及世界电影杰出贡献奖。组委会在给姜文导演的致辞中,称赞姜文从影三十年坚持自我,初心不改,从特立独行的骑士变为引领潮流的旗手。从年过九十的老艺术家秦怡手中接过奖杯时,姜文称不论是从影之初拍摄《芙蓉镇》,还是自己的新片《一步之遥》讲的都是上海的故事,自己和上海十分有缘,同时幽默打趣因为与妮可基德曼共同获奖,明白组委会颁奖的标准不是年龄,而是外表,现场掌声笑声一片。

专程从好莱坞赶来的IMAX娱乐公司首席执行官格雷格福斯特在启动仪式上说,作为中国最成功的电影节,上海国际电影节不仅是中国电影人展示才华的平台,也是各国电影人合作共赢的平台,IMAX也将通过全球IMAX影院网络平台,放映更多中国本土影片,将中国电影人的天赋和艺术造诣呈现给国际市场,我对中国影人非常有信心,我们很愿意做他们在世界影坛的代言人。福斯特透露,未来IMAX计划每年推出56部拥有IMAX格式的华语电影。首部以IMAX3D数字摄影机拍摄的好莱坞大片《变形金刚4》将作为本届电影节闭幕影片亮相,这一最新电影拍摄科技也将很快引入国内,供国内导演使用。

姜文以浓烈的情感,以恣肆的表达,面对过去、自我和世界。太阳是生命力之本,阳光也是自然力和本能的象征。姜文在《阳光》中的表现无疑使得时人感到阳光其实很晃眼,王朔的小说这次回到了少年时代,军队大院里的少年伙伴们之间的相互调侃、性幻想和打群架,也可看作是长大后颓废与犯罪行为的雏形,但是因为一个巨大的时代背景,他们的形象既鲜活又沉重,但是内心也在渴望美好,而对美好事务(比如说宁静那张相片)的无限想象和沉迷,其实是人性的最佳证明。姜文在资金屡受挫折的情况下成功地控制了电影,并且升华了王朔的对个人成长史的美学层次,这也许与姜文同时将主人公也看作是自己少年时期有关,从这个意义上讲,姜文也是电影精神原作者之一。

颁奖图

华语电影杰出贡献奖获得者姜文躬身请秦怡上台颁奖

歌德说过:“人既是心灵的,也是肉体的,既是恶魔,又是天使。”姜文就是这样一个人,也可以猜测《一步之遥》依然是对此肆无忌惮的描写。众所周知,本片改编自上海滩一桩公案,当年便促发了中国第一部电影长片。《一步之遥》邀来葛优、舒淇、周韵、文章等人共演,在3D镜头下来一出性与灵的欲望与希望盛宴。

姜文从影三十年

6月14日晚,开幕影片《舞台姐妹》主演谢芳、曹银娣领衔,澳洲女星、奥斯卡影后妮可基德曼压轴,90分钟时间内,近400位中外影人走上大剧院前的电影开幕红毯,观众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记者在现场发现,今年红毯不同往届的突出特点是,或拍摄上海故事、或在上海拍摄的剧组越来越多。

在我理解的这个版本中,姜文不但解构了常规叙事,而且建构了一部超常规、无始无终的颠覆时空的“神乎其神”的电影。表面上的简洁和朴实,不能遮蔽姜文的野心和复杂,《太阳照常升起》中的房祖名是最重要的人物,必须通过他才能分析这部形式和内容结合得非常出色的电影。房祖名就好像至尊宝/孙悟空一样,在时空穿梭中无穷无尽的开始与结束,万劫不复。他在里面让孔维叫他阿辽沙,就是因为他在被姜文击毙后,就会回到18年前的新疆。姜文那杆枪,就是《大话西游》里的月光宝盒。请大家注意,房祖名出生于1959年春,死于1976年秋,正好是18岁。也就是说他永远年轻,永远在18岁之内生活、成长,他永远活在毛泽东时代,作为“太阳之子”是恰的其所的。太阳之子房祖名的个体生命和记忆,充沛着丰富的原始力量,可以疯狂的奔跑、徜徉在天地之间,最终死于诱惑和单纯,然后再度开始,他就是自我、自己的父亲和儿子,所谓三位一体,他生生不息永恒不灭,因为他是太阳之子。

图片 1

艺术家陈丹青说过:“姜文的电影相当生猛,不光布满了男人味,而且布满了动物性。”由衷的激赏里,是英雄相惜的了然。同样直率到野蛮,却同样的显示出文明的艺术家的气质。一言以蔽之,皆是对艺术爱得深沉。而今我辈狂歌,不要装乖,不要吹牛逼。载酒且行的姜文没有醉卧,反而清醒异常。因袭了历史的血脉,在激荡的年代野蛮生长。野蛮背后,掩映一座文明的艺术城池。在这属于摩羯的世界里,独特,执着,智慧,成熟,理想、狂热,诸般特质,交错排列,坚固而厚实。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孤独的张牧之骑马独行,据说是向浦东,21世纪的中国经济引擎。这个景象同影片一样富有可解读性:一个资本引擎高速转动的时代,能否容下一个骑行者的孤独与傲慢?孤独是平庸与伟大之间的一道墙,对于姜文而言,时代给傲慢骑士的封号,不消等待《一步之遥》后再作出判断。四部导演之作,足以构成一个语义丰满,内核统一的回顾展。
 

2010年的《让子弹飞》,创造华语电影票房新纪录,在商业化汹涌澎湃的时代,姜文挥别作者电影的创作,向观众证明拍一部看客们看得很明白的电影其实非常简单,从特立独行的逍遥骑士到引领潮流的全能旗手,姜文舒展、自由又快活。本片却是一部风格奇特、隐喻丰富、口味很重,国产电影中难有相仿者,必须指出的是本片带有姜文对于历史和政治的基本判断,是他的个性逻辑与想象历史的统一,姜文的价值观在本片中有着确定无疑的表达。

导演姜文,要强过演员姜文,即使有《芙蓉镇》、《红高粱》、《春桃》和《北京人在纽约》,那些角色硬底子、有个性、足以在流光岁月里铭刻下,然而我们不能因为热爱姜文就把姜文塑造的角色都看做是不可替代的,当然他凭借这些角色已经是最好的中国演员之一。但是,导演姜文投掷出来的作品,每一部都不可或缺,每一部都是独特的精气神,蕴藉丰韵、浩荡从容、绝不勉强自己、首先打动自我、终究是让观众酣畅林琳又怅然若失、若有所思却喟然长叹息。姜文向来善于拿捏轻与重、力与美、唯美与浪漫、性感与欲望的关系。姜文善于从小说中发现议题,并将原初文本进行创造性打磨,在张扬和控制之间,行出一条特别的路。在写意的边缘与写实的脊梁上肆意游走的的姜文,时而回到野蛮生长、瑰丽无常的1970年代,或者跳脱到民国和抗战时代。

第17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已于2014年6月14日开幕,姜文从老前辈秦怡手中接过“华语电影杰出贡献奖”。正如组委会所言,姜文导演的电影虽然不多,但是每一部都对当时的影坛产生巨大影响,姜文对华语电影有着杰出贡献,实至名归。与业内外众多奖项相比,目前仅有四部导演作品的姜文,他在艺术上追求创新、商业上寻求突破、技术上求索新意,姜文的存在,是华语电影的幸运和造化,也是中国电影界不妥协的雄性代表。内地的姜文和香港的王家卫,有同有异,相同的是电影有着多重的解读空间,却别在于创作的向度不同,姜文至刚,王家卫至柔。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疯妈周韵一再用方言咏诵崔颢的千古诗行,是再明显不过的象征。1976年的世界,因为1958年的梦境而改变,整个故事就是一场大梦。在电影之外,还隐藏着一个讲古者,命运的收数者、收藏家,姜文用藏锋、冷笔的方式,来讲这个循环往复的故事,可能受到马其顿导演米柯·曼彻夫斯基的《暴雨将至》的影响。姜文不想成为记忆的奴隶,就得给予房祖名重生的机会。

30岁的姜文,根据王朔小说《动物凶猛》改编的《阳光灿烂的日子》,一公映便深刻刺激了观众和电影界,异质色彩强烈,无论是形式还是内容,在商业回报上也是大获全胜,20年前的5千万票房可以说是十倍于今时今日,本片同时在海外也取得重大影响力,海内外发现姜文不同于第五代、第六代导演,他的艺术情绪不在学院派教科书之内。回望梦幻的少年时代,《阳光》的诞生本身便是一出戏,马小军的书包被扔上天空,落下来的是板砖、刀子、青春、酒,拍婆子的往事,在无法无法无父有君的大历史中展开,导演姜文是特立独行的逍遥骑士,对于往事既有眷恋也有悲悯。

Copyright @ 2015-2019 永利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