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空间》:陀螺是个伪命题!

第一重:所见即所得。
即便排除掉所有可供推敲的细节,直观的来看这部《盗梦空间》,你仍会为它所散发出的强大魅力而折服。诺兰导演从前有个令人担忧的倾向,就是太过醉心于故事结构上的重组创造,这些花哨的剪辑和叙事展示了他过人的才华,但其对故事本身的服务性体现的并不完整。在《盗梦空间》的剧本里,多线叙事被合理化的埋伏在缜密的理论基础上,不同层次间梦境的相互影响和相互作用,恰似时空观中蝴蝶效应带来的时间冲浪,在同一时间以不同形态席卷了每一层梦境中的每一个人,甚至包括了银幕外的观众。这种嵌套的故事结构其实早在06年的《致命魔术》中就有所体现,只不过在《盗梦空间》里被彻底的发扬光大。尽管它看上去并不如《记忆碎片》的惊天倒叙或者《追随》的三头并进的来得那般鬼斧神工,却带来了最为流畅自然的观赏感受。更加值得一提的是,自从《致命魔术》起就愈发明显的“诺式节奏”,在《盗梦空间》里有了进一步的提升,虽然电影的最后一小时并不存在好莱坞大片惯常出现的“BOSS战”,可如果想要屁股安稳的端坐在椅面上而不至于被那种山雨欲来的气势震翻,还当真需要一些定力。

4,图腾有用吗。很遗憾,这个我可以非常肯定地说,很多人都被导演骗了,诺兰是狡猾的,他偷换了概念,图腾根本就没用。关于图腾的使用方法,在第一次说明中arthur小帅锅就和小萝莉说了,图腾可以确定你不在“别人”的梦境中!简单地说,陀螺一直在转,可以说明你肯定在梦中,而在梦中却不能推出陀螺一定不倒,懂了吗,这是个充分不必要条件。因为如果是在自己的梦中,规则是自己定的,你可以让它一直转,也可以让它倒下,关键取决于你的潜意识,是想让他倒还是一直转,所以别纠结片尾陀螺到底倒了没,如果还是只Cobb的梦中,倒没倒要看他的潜意识想不想它倒,很容易理解,他想回到孩子们身边,如果是他自己的梦境,陀螺肯定会倒,因为潜意识他不愿承认这是个梦。还一个证据证明最后陀螺根本没用,就是陀螺被年老的齐藤或他手下碰过了,本身图腾就失效了嘛。

这是我看完电影后的第一个想法,而也是这个想法,让我对影片中的一切的一切都开始重新怀疑,以至于结尾那个看似平常的开放式结局,似乎其实是成了紧扣影片的一个封闭式结局。因为诺兰并没有在电影明确告诉告诉观众,那个所谓的现实世界是否真的就是现实世界。如此看来,这部电影本身就是一个不断旋转的陀螺,没有开始没有结束,一切都被封闭在那个看似有限实则无限的电影构架中。构筑起影片那个完整的梦中梦规律体系,实际上是将整个我们现在所认知的整个物理体系打乱,从而让我们怀疑习以为常的物理规律。从我们看完电影后开始极具强迫症的去思考之时,我们已经掉入诺兰所精心设计的这个漩涡中去,影片中所谓盗梦,植入想法以及一切的一切看起来都可能是极具噱头的障眼法,观众不可避免的被拉到是否存在现实世界这个问题的思考上来。有意思的是,跑去尿尿网上显示,第4个可以跑去尿尿的时间点恰好就是处于影片的第148分钟处,并用“extras?”标注。

这个梦你逃不掉 ——<盗梦空间>叙事结构分析
克里斯托弗诺兰。这个新时代最会玩弄头脑风暴与叙事结构的导演。这次凭借着自己的新作<盗梦空间>再次站在了广大观众面前。
这部电影被国内电影杂志称之为"发生在意识结构内的当代动作科幻片"其实这种看似新奇复杂的词语其实在之前很多的电影中都出现过。比如<致命ID>里的意识场景与现实场景的平行空间。<恐怖邮轮>里的无限循环意识场景。大卫林奇的神作<穆赫兰道>中结合弗洛伊德对梦境和现实联系的深刻剖析。
然而好莱坞并不是欧洲的艺术电影工厂。这里是重复制造奇迹的商业广场。所以这部杂糅了意识流、梦境、动作的商业巨制在<黑骑士>之后再次为诺兰搏得了满堂彩。玩弄叙事风格、故意和人类的大脑过不去这些东西一直为诺兰所热衷。而他的非线性叙事结构一直被影迷津津乐道。从<记忆碎片>里顺叙加倒叙的双线叙事结构,<致命魔术>中通过日记串联两段回忆,到<黑骑士>中大段的闪回、插叙。在这部<盗梦空间>中诺兰更是抓住了意识场景这一特征,所以平行空间、潜意识、视觉矛盾等手法在这部电影中屡见不鲜,更给诺兰一次大展身手的机会。这部电影就像诺兰给我们建造的一坐城堡让我们一步步掉进他的梦中世界。
什么是一道完美的迷题?首先就是一个无懈可击的前提条件。"梦中梦"、"造梦机"这些东西不仅是大家从未想到过的,更是现实中不存在的。但这是导演给我们建造的世界,在这里你必须被他牵着鼻子走。这就像<电锯惊魂>的设计一样,主角们电影开始就在这样一个密室中,想逃也逃不掉。男主角柯布就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中,因为涉嫌谋杀妻子柯布无法回到祖国,更无法见到自己的儿女。他只能通过由梦境入侵他人潜意识窃取秘密为生。在他自己的梦里,他把与妻子的回忆铸成一坐大厦,每天晚上进入梦境使得自己常常游离与梦境与现实之间。只能依靠一个被称做图腾的陀螺区分现实和梦境,这样的设定让我们想到莱昂那多前不久的电影<禁闭岛>。这样的设定不仅有助于在影片中加入大量插叙。更能达到打乱叙事结构,制造紧张气氛的效果。
构成完美谜题的其次是题干本身,按照弗洛伊德的说法,梦境是人们现实的体现,但是电影中通过天马行空的想像人们可以随意的创造梦,改变梦。这让我们不禁想到,这并不是一部讲述梦境的电影,诺兰巧妙的通过梦境这一载体给予我们一种全新的叙事体验。纵观整部电影,整个叙事结构如同电影中经常出现的那个无限循环楼梯。每层梦境层层递进互相影响,最终的迷失域更与现实有牵扯不清的关系。以致观众在电影的最后分不清现实和梦境。但是我们也看到诺兰在这部电影中似乎犯了本末倒置的错误。在传统的电影中,叙事结构应该为人物性格服务,也就是说,怎样的人决定了事情发展的顺序。可电影中的人物纷纷为了柯布的回家梦不惜以身犯险。并没有这样做的性格动力,这也是好莱坞近年的趋势,每每为了叙事的精彩与悬疑,忽略了人物内心的塑造。当然这样做能够让观众再进一次影院获得了票房的收获,但电影毕竟是作为一件艺术品展示导演思想的工具。长久以往,这是观众的悲哀还是环境的悲哀呢?恐怕这比电影的结局还要难以讨论吧。

第二重:意外结局。
对于悬疑电影来说,意外结局几乎是个不可或缺的元素,诺兰的电影也不例外。《盗梦空间》可供思考的第一重悬案,就在于结尾的陀螺倒而未倒。若是倒了,Happy
Ending的结局不免平淡;若是未倒,对于经历了各种磨难的主角又稍显残酷。最为奇妙的是,导演似乎为两种理论都提供了大量的佐证。对渴望陀螺倒下的观众来说,影片中主角戴着的戒指似乎是个强有力的证据。这个代表了潜意识中主角对妻子情缘难了的爱情信物,出现在了每一处的梦境场景中,而梦境以外的现实世界却并不存在。而倾向于未倒的观众似乎更有发言权。理论派认为,主角在现实世界的逃亡过程中通过一条窄径,不断挣扎的形象更像其内心焦虑的隐喻,是典型的梦境行为;细节党认为,主角妻子自杀的场景过于奇特,不像是身处现实世界,而迈克尔•凯恩老爷子似乎也在有意提醒主角该从梦中醒来了。而最为重要的是,作为主角图腾的陀螺,其实是他妻子使用的,而根据电影前半段构筑的理论基础来看,显然这个图腾是否有效是值得怀疑的,因为图腾本身是个很私人化的物品。无论电影的陀螺是否倒下,观众思想的陀螺已在影片结束后悄然转起。

1.关于梦境到底有几层。如果第一层的是现实的话,梦境应该为四层,第四层即为limbo(迷失域)。证据就是第四层是
Cobb和他老婆一起建造的,所以城市很大,却没有人。另一点,小萝莉把富二代推下去之后和Cobb的对话,Cobb说估计齐藤已经死了,并且来到了“这里”,“这里”是哪?不就是第四层也是limbo嘛。并且因为是limbo,所以齐藤也可以创造属于自己的日式建筑。由于齐藤在limbo里面待了很久,才会忘了很多事,并且分不清哪是真实哪是梦境,只是个混沌的空间,并没说明人到了这里记忆也会混沌。没有所谓的第四层和第四层下一层的limbo,两者是一个概念。

如此看来,便引出了另外一个问题,既然梦境毫无规律而言,那么凭什么陀螺在梦境中就一定不会倒下?凭什么你就认为陀螺在现实世界中的就一定要倒下?或许这倒下的陀螺也仅仅是你在某一层梦境中对你所认知的知识的一种折射,而当你身处某一层梦境中却坚信此时陀螺会倒下之时,那么便只有一种可能的解释就是:此时你完全不知道自己正身处梦境。退一步讲,我们在影像上看到的梦境的画面均是主角意识一种具象化,那么梦境中出现的陀螺也是虚幻的,这便使得梦境中的陀螺实际上是受做梦者潜意识控制的——做梦者认为会倒下便会倒下,做梦者认为不会倒下便不会倒下,这一切都是在造梦者的一念之间罢了,这取决于做梦者认为自己是在所谓的现实中还是梦中。

《盗梦空间》:陀螺是个伪命题!。第四重:虚拟与现实。
克里斯托弗•诺兰究竟要告诉我们什么?在探讨剧情未果之后,我们不妨做出一些向更深层次挖掘的努力。庄周梦蝶式的哲学探索?这是个看起来不错的假定。当你走出影院,开始质疑外面的世界是否真实,诺兰就已经胜利了。何为真实?何为虚幻?我们要如何来判定眼前世界的真实性?这是古往今来的智者贤人们尚且无法解答的问题。忘记结尾字幕时好似善意的唤醒曲吧,那不过是诺兰为了强化梦境概念略施小计而已,还记得电影里是怎么说的吗?“如果我告诉你,不要想大象,你会想到什么?”“大象。”虽说如此,可如果《盗梦空间》的思想性仅限于此,那么很遗憾,在世界观更加庞大厚重的《黑客帝国》面前,它的主题只不过是玩剩下的小儿科而已。因此,在群体智慧的努力下,又一个新的认识诞生了。

5.到底谁植入了谁。很明显是导演诺兰植入了观众啊,口碑营销真TM成功。

所以,如果影片中的一切的一切都是梦境,那么陀螺的倒下与否并不代表世界是否真实,而是反映了主角对某层梦境的认同程度,所以,从本质上看,他和自杀的妻子以及那些在催眠师那边共享梦境的人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只存在对梦境认同程度的区别。用图腾来提醒自己是在现实世界还是在梦境,就由此可能成了主角在梦中一种“自欺欺人”的想法,或许就是是一个伪命题。然而就是这个伪命题,然而成了解读整部影片的关键钥匙之一,然而也正是这个陀螺,似乎不该是解读整部影片的关键!

第三重:飞机上的梦。
如果说,上面的陀螺未倒是对电影中现实世界的否定,那么接下去更深层的设想便是对整个剧情的颠覆。狡猾的诺兰在最后的航班场景继续施放烟雾,众人暧昧不明的表情似乎是对观众的智商挑衅,这使得一小部分人认为,所有的事情都不过是主角在飞机上的南柯一梦,那些盗梦者的设想,也不过是他天才的大脑在梦中加速运转的成果,而最后的陀螺倒或不倒已是无足轻重的问题。这重假定也看似颇有些道理:作为潜意识的体现,主角的压抑很可能来自于妻子的死和与儿女的分离,而迷失域中的吐露真情则代表了一种自责的情绪,也许是他认为妻子的死自己是有责任的,而具体到这个梦中,这种责任就以主角为妻子植入了一个思想的形式呈现——是的,也许那不过是现实中经年日久的一句唠叨的话语,但是在主角的梦里,它的名字叫做Inception。

几点自己的见解。个人意见仅供参考。

我们姑且做个假设,假设存在现实世界,并且这个现实世界有着一套我们所熟悉的物理规律。那么我们在《盗梦空间》中的梦境所看到的物理规律由三种组成:一个是做梦者所熟悉的同现实世界相同的物理规律,比如重力;而另一个是做梦者意识对外界刺激的反应,比如突然转向的车让梦境中的重力方向发生了改变甚至产生不可思议的失重;而最后一个则就是造梦者的所创造出的一种规律,比如在梦境中永远不倒的陀螺。这三种规律混在在梦境中,便产生了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情况,那就是毫无规律。而后面两者的力量在梦境中的影响力甚至会超过现实世界的物理规律。

第五重:献给电影的电影。
就好像电影《异次元杀阵》中的每个角色都可以套上一个相对应的社会属性,从而组成一个完整的社会缩影一样,在对盗梦成员的身份进行分析后,不难发现他们其实更像是一个电影拍摄团队:齐藤代表了二十世纪福克斯和华纳一类的投资方,负责提供资金支持;柯伯代表导演诺兰,负责掌控全局,统筹调度;艾伦•佩吉小美女是个典型的美工,负责构建故事场景;而以阿瑟为首的若干演职人员,则完美的执行了导演的意图,并将观众小菲舍忽悠的云里雾里。天啊,我们究竟被这些光影传奇植入了多少思想?电影中有句台词是这么说的:“仔细想想,你是怎么来的?”梦境中我们无法解释自己来去的理由,而电影中的人物自然也无法说明这一切,如果能,也是服从于导演的安排而已。倘若诺兰果真有此良苦用心,而非我们美好的想象,这大概是一个导演所能展现出对电影事业最深层次的敬意吧。
 
第六重:所想即所得。
无论你在盗梦之旅中前行的多么欢畅,最终还是会回到这个愈发趋向不“稳定”的“现实”世界里。而在观影过程前后的所感所想,就是你值得珍惜的宝贵记忆。有句话说得好,活在当下,行在今日。也许我们设想了那么多可能,这个最简单纯朴的道理才是诺兰导演所想表达的。我猜,即便柯伯发现了自己的陀螺未倒,在与妻子厮守迷失域那么多年,又在潜意识里忏悔了所有罪责之后,面对无比真实的“现实世界”,在可爱的家人面前,大概也会释然了吧。既然谁也无法确信自己世界的真实,不如我们继续前行,且行且珍惜。

还是那句话,以上个人意见仅供参考。观点取决于观影人不同的感受,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想法,没有谁对谁错,欢迎讨论!

为何陀螺倒下,就一定是在现实中吗?

原文:

说到底,难道我们都彻底被诺兰忽悠了?我想,既然牛B如诺兰之人可以拍出牛B如《盗梦空间》这样的影片,那么来个牛B的忽悠也不是没可能。至于影片里所谓的现实世界究竟是现实还是梦境?对不起,我仍然不知道。

如果你看晕了,再看一遍电影。总结:结局不是固定的,是开放性的,但是取决的不是陀螺倒没倒,而是你认为第一层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结局和第一层关系是对应的。戒指论本身不能证明结局的真实性,只能证明导演的逻辑是没有问题的。还有最后一遍,别再纠结陀螺了!

2.第一层是梦还是现实。先另外说一点,有种观点认为一切都只是Cobb同学在波音747上的一场春秋大梦,他自己根本就不是盗梦者,身边的人只是普通的乘客。这种观点我认为十分不靠谱,因为电影并没有有力证据可以证明这点,况且诺兰也不会这么不入流想出这样的剧本。回到正题,第一层是梦还是现实。关于是梦的说法,就是说其实Cobb妻子才是正确的,她自杀后回到了现实,而Cobb却留在了梦中,还以为那就是现实,即第一层就是现实。这种观点可取,不管怎么想都行的通,但是我认为却没有多大意义。为何?影评主旨是“植入”思想,并且通过回闪的镜头一步步揭露Cobb到底对他妻子做了什么,为什么会有愧疚感。前面都是伏笔,只是为了最后交代他确实对妻子做了思想“植入”并且成功了,本片结局对富二代进行“植入”才会有意义。不然一切从头到尾都是梦,从头到尾都是没有意义,看完之后只会像《寂静岭》般让人感到恐怖而不是温暖。这不是一部单纯的惊悚片,爱情,动作都有,当然你别胡思乱想。

最近看了两遍Inception和无数的影评,其实都讲得很有道理,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观点,不过自己却被大量不同的观点搅得满脑子浆糊了。本文必须的剧透,慎入!

3.戒指是关键。IMDb上有一篇翻译好像一语道破天机,说在梦中Cobb不愿妻子离去,一直戴着结婚戒指,而现实生活中妻子死去了,所以没有戴戒指。第二遍我是冲着这戒指去的,发现果然如此,但是戒指论成立是必须要有前提的。如果像我第二点所说,第一层其实就是梦境,Cobb自己以为是现实,那戒指他还是不会戴的,梦境是可以随自己所想而改变的,这样似乎戒指论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关键还是回到了第二点:第一层到底是梦还是现实。

Copyright @ 2015-2019 永利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xml地图